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玄幻仙侠- 剑蕩天下[完]
剑蕩天下[完]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任我爽橹在线精品视频_httpwww色午夜com日本免费_日本在线无码中文一区免费]

地址发布页:

第十五章十年一剑
  周镇直到这个时候才弄清楚,他所遇到的那个年轻人不是使用妖术的妖人,而是一个身怀绝世神功的超级高手。
  因爲他深知自己刚才那一刀的威力,是他生平从未展现过的,那种淩厉的刀气,是他毕生练刀所梦寐以求的成就,然而我仅是挥剑斜封,不见如何作势,便已封住了一切的刀气,封住了所有的后势。
  单凭这一招,周镇便知道自己就算再练三十年,也无法破得了,更何况对方随后挥掌一拍,便将急奔而去的快马挡住,并且还击得马匹倒飞而起,那种雄浑的掌力,最少也在千斤之上,放眼武林,就算是号称少林俗家第一高没有这份功力。
  严威赤已经摆开架式,天地一片肃杀。
  我处立不惊,宛如天将下凡!
  全场寂静无声,落针可闻。
  太阳从东方的冉冉升起,大地光明。
  这是决定两人命运的一战!
  严威赤长刀在手,向着一丈外的我,一阵长笑道:“痛快啊痛快!三十多年来严某人从未遇过对手,今天可以尽兴一战!”血刃门弟子得见严威赤意态豪雄,不禁雄心万丈,一齐呼叫喝采,声震当场!
  我气定神閑,青云剑还在鞘内。
  严威赤大喝一声,登时把爲他喝采的声音盖过,跟着运腕一振,大刀化做一连串的寒芒,在身前两丈的空间狂飞乱舞,双脚一步一步向我推进。他藉着手下喝采声助阵,乘势以雷霆万钧的姿态,发动攻击。
  一丈距离在眨眼间越过,大刀化出重重刀影,罩向我身上每一个要害。
  大刀破风声,震慑全场。
  每一刀都贯满严威赤无坚不摧的惊人气功。
  血刃门的弟子如癡如狂,大喝助威的声响,震耳欲聋。
  秦茹岚、沈弈筠及一帮捕快紧张得张口无声。
  他们爲我担心,是因爲盛名之下无虚士,严威赤可是黑道排名三十三位的高手,多年来纵横不倒,确是技艺超群,先声夺人。
  一阵似乎微不可闻的低吟,在我手中响起,连大刀强劲的破风声,亦不能掩盖。
  青云剑离鞘而出,像青龙升天,大鹏展翅,先是一团光芒,光芒蓦然爆开,化作一天光雨,漫天遍地迎向劈来的刀影。
  一连串声音响起,活像骤雨打在风铃上。
  每一点光雨,硬碰上无数刀影的尖端。
  剑尖点上刀尖。严威赤暴喝连声,身形向左右闪电急移,每一变化,都带起满天刀影有如暴雨狂风般,由不同的角度袭向我。
  我卓立原地不动,但无论严威赤怎样攻击,从他手上爆开激射的剑雨,总能点在刀影上,硬把刀势封挡。
  我一边挡严威赤的刀,一边嘿嘿冷笑道:“严威赤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
  严威赤仰天长笑,还未答话,便大刀一横,直向我攻去,一边喝道:“我严威赤不是吃素的,看我取你狗命。”
  我眼角也不望沖来拼命的严威赤。这一切发生得太快,兼且事起突然。
  刀劲把广场上的沙尘带起,所有的都感到一股使人窒息的压力迫体而来,他们离开打斗场中心的我与严威赤最少有五丈的距离,仍感到这一刀的凶威,身在攻击核心的我所受的压力,可以想见。
  长刀离我只有四尺时,严威赤又一声大喝,运集功力,全速击去。
  这是严威赤一生刀技的精华。他成名多年,在血刃门里他是仅次于司徒鹤的首席高手,从刚才的交手中,他知道我的青云剑至灵至巧,自己若在这方面和我比高低,无疑自寻死路,所以化巧爲拙,这一刀以硬攻硬,纯以速度、角度、气势取胜,非常淩厉。
  天地变色。
  所有围观的人停止了呼吸,只有数百个紧张得忐忑跳动的心。
  我这才动作。
  一动青云剑,便劈在以高速横劈而来的大刀上。
  青云剑以拙制拙,毫无花巧,侧砍在严威赤刺来的刀尖后寸许处。
  一下沈闷不舒服的声音,在剑刀交击时传出,声波激射往四周围睹的每一个人的耳膜内,使人心跳意躁。
  严威赤看着长刀要击中我,眼前一花,我的青云剑已在她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下,劈中她饱饮人血多年的大刀。
  严威赤心知不妙,运起神力,方要把剑震开,运力前挑,岂知我这一剑似拙实巧,变化微妙,虽是打横侧劈,却是暗藏一股惊人的劲道,把蛇形刀带向前去,严威赤登时陷于万劫不複的境地。
  要知他整个人沖前急刺之下,再运刀前挑,整个势子全是向前,我这样巧妙一带,不啻是我和严威赤两人一齐“合力”把严威赤带往前方,这下严威赤何能抗拒,像是只猛沖的狂牛,被带得从我身侧直扑出去。
  我乘势抽剑回挥,如白虹贯日,顿时所有的人眼中都觉得银光刺眼,仿佛看见天仙飞来一剑。“白日飞仙”,衡山派的真传绝学,一剑封喉!
  严威赤惨嘶一声,大刀脱手飞前三丈有馀,狂沖的身体却倒跌向后,喉咙、口中喷出一口血箭,“蓬”的一声反跌地上,当场身亡!
  全场鸦雀无声。
  称霸横行江湖二十年,不知见惯多少大场面的血刃门严威赤,霎时间也给这惨烈的变化,震慑当场。
  其它的血刃门弟子更是脸色大变,噤口不能言。
  领头的血刃门严威赤与周镇,一死一伤。
  这时围观的捕快及幸存的镖师这才爆出一阵呼叫,欢声雷动。严威赤及血刃门杀了他们不少至爱弟兄,大仇得报,怎能不大喜若狂。我像完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转头望向血刃门的周镇及一帮匪衆,冷道:“回去告诉司徒鹤,三个月后,我在杭州西子湖畔等他!”
  周镇及一帮血刃门徒,早就吓愣当场!我发话后,他们才知道自己可以活命回去!于是策马返回!
  我道:“把他们的尸体连棺材一起带走!”
  没到半盏茶是时间,血刃门的弟子走得一干二静!
  此战之后,江湖上就多了一个耀眼的明星“一剑飞仙”楚天横!
  十年苦练无人问,一剑成名天下知!
  在一个月后的卧龙生新手排名中,是这样记载的“楚天横,出身不祥。衡山派十五代掌门楚行风嫡传弟子,十六年磨一剑。二十岁开始行走江湖,擅长剑法。洪武十年,二月初八,一剑封喉杀死司徒志雄及血刃门三当家震昊;二月初九,以一招‘白日飞仙’力敌血刃门二当家严威赤;堪称其成名一战。号称‘一剑飞仙’,新人榜可位列第三!”
  第十六章武林谱
  江湖险恶,我本无意于江湖,现在不得不踏进这滩混水中去!
  血刃门只是其中的一个敌手,在我以一招“白日飞仙”击败严威赤之后,我在江湖上就再也不是什麽平凡的人物。
  “一剑飞仙”楚天横足可以让很多人闻风而来挑战!江湖曆来是名利争斗的场角,你打败了别人而一举成名。就有更多人想打败你而成名。
  打败严威赤的那天,白云城主就请我到他下榻的官邸一聚。无非是想让我教叶孤城剑法。
  我好言拒绝,但还是用半天时间教了叶孤城最想学的那招“白日飞仙”!
  叶孤城心性、悟性极佳,后来经他三十年潜心修练的“白日飞仙”,终于自创出天下无双的“天外飞仙”!并成爲三十年后的绝世剑手,堪称第一。与西门吹雪紫禁之颠的一战,更是永载武林的传奇故事。如果不是他名利心、野心过重,名垂武林史册的应该是他,而非西门吹雪,自然,这些都是后话!
  白云城主见挽留我不成,于是重金相赠,并亲自送我上船远行,让我心里颇爲感动!
  我雇佣的画舫上多了一个人,那就是被我救起的华凤凤。自从她被李熙 抛弃之后,整个人都变了,变得沈默寡言。我们害怕她一时想不开,就顺带她一道赶赴杭州。因爲她是武夷山淩凤派的,届时她的师傅也会出席武林大会。
  我们的画舫是傍晚才起程的,所雇船工是赵老船夫一家,赵老五十多岁,有两个儿子,他们三个负责架船,而他的老伴与两个儿媳则负责我们是日常生活起居。
  我、秦茹岚、沈奕筠与华凤凤四人中,最开心的就属沈奕筠了。整晚都在叽叽喳喳的说唱不听,秦茹岚简直拿她没则!
  晚饭过后,在会客厅舱内,沈奕筠与秦茹岚围着我说这两天发生的事情!
  “淩师兄,那天张策明把什麽交托给你,不会是要你娶她女儿吧!”沈奕筠问道。
  我笑笑道:“如果是,我也不会告诉你!免得你罗嗦。”
  “哼!虽所那张玉娇是江南四朵金花之一,但如果在绝色谱上,恐怕还进不了二十呢?我们秦师姐可是在绝色谱排名第八的。”沈奕筠翘起小鼻子哼道。
  我奇怪问道:“什麽绝色谱?谁排的。”
  沈奕筠一听,得意道:“这个你都不懂?告诉你,武林有个最权威的武林谱,里面有高手排名,帮派排名,还有新手武林排名,黑道榜,更有武林绝色谱,是专门评点武林最美的美女的排名高低的。”
  我笑笑道:“武林还有这麽閑趣无聊的人?”
  沈奕筠道:“什麽閑趣无聊?这武林谱可是由刘伯温的弟子卧龙生一手编撰的,每月都会有所变动。很权威的。”
  我见沈奕筠一脸天真向往的样子,也就没有打扰她的兴致。道:“那我们衡山派在武林排名是多少?”
  秦茹岚这时开口道:“我们衡山近年了很少在江湖中走动,已经降到了二十名。不过师伯他老人家在武林高手排名中依然在第四。”
  我道:“我师父只是第四。那前三位又分别是谁?”
  秦茹岚道:“玉月派的甯素臻、魔教霸主敖天隐、武当清风道长!”
  我道:“我们师祖呢?他还没有——”
  秦茹岚笑道:“我们师祖、武当张真人都已是化羽成仙之人,自然不入这俗世名利中!”
  沈奕筠道:“是啊!师伯的排名可在当今武林盟主及少林方丈之上!”
  我好奇的问:“当今武林盟主是谁?”
  秦茹岚道:“七星盟掌门欧阳昆鹏!他在武林高手榜排名第五,短短二十年,七星盟由一个小门派,一举成爲当今武林三大派,与武当、玉月派齐名!欧阳昆鹏功不可莫。今次武林大会也是由七星盟主持!”
  “高手排名好一点,那绝色谱?什麽江南四朵金花又是怎麽排出来的!卧龙生不可能一个一个去选美吧!”我道。
  秦茹岚笑道:“绝色谱一般只排十人,可江湖无聊之辈嫌十个太少,于是又弄出了什麽十小美人,江湖七仙女、武林三凤、江南四朵金花等一打美女组合!”
  于是,秦茹岚、沈奕筠耐心的将武林一些常识告诉我。如武林现在实力、声誉最盛的,当属武当派,因爲在抗元中,武当出力最大,朱元璋夺取江山后,就大封武当一派。加上张三丰已达到化羽成仙之境,无人敢小看武当!
  在武当之后,声誉最盛的当属武林圣地玉月派,她们行走江湖的人一般不会超过三人,而且都是女弟子,每个出来行走江湖的玉月派弟子都会无可争议的坐上“天下第一美人”的宝座。
  半年前出山的玉月派弟子柳絮洁已经风光万丈,不但把“天下第一美人”的称号拿下,更是拿下了天下年轻高手排名第一的宝座。力压当前武当最年轻有爲,被誉爲武当及武林正道未来之星的铭松。后者屈居第二。
  一个月后,我“一剑飞仙”楚天横排名武林青年榜第三,在武林盟主儿子之前。并由此引来了一场武林纷争!
  魔教中以日月神教最盛,骷髅门次之!欧阳昆鹏此次召开武林大会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商谈如何对付魔教!
  閑谈中,我很想问一下武林十大美人是谁,可是又不好开口,也就没有问道。一夜閑聊也就这样结束。
  回到房中,我没有料到沈奕筠竟会跟我入房中。
  房门关上,沈奕筠就扑入我怀中,娇笑道:“师兄,我想——”。
  我抚上她的后臀,笑骂道:“小妖精,要叫爷,知道吗?”
  沈奕筠在我触动下,心跳突然变的很快,呼吸也加重了许多。一时瘫软下来,呻吟道:“是,爷。我、、我要?”
  沈奕筠在我怀里轻轻颤抖,我紧紧将她抵住,却并未进一步动作,她等了片刻,从我怀里擡起头来,却见我满含笑意的望着她,顿时俏脸变成了块大红布,连忙又埋入我怀中。
  我低头在她耳边笑道:“爷今晚定会要你。”
  沈奕筠“嘤”了一声,却未作言语。
  我将她放了下来,凑到她粉颈旁深深吸了口气,笑道:“宝贝真香!”侧头温柔地亲吻她微烫的粉脸,一手揽住纤腰轻轻地抚摸,指尖毫无困难的体会到滑腻丰腴的感觉。
  沈奕筠的娇羞已经退去,身子也不再发抖,却涌上了温馨动人的舒适,闭上了美目,俏脸飞上两朵淡淡的云霞,轻轻的仿似歎息的呼吸声在我的耳边响起。
  她的手指抚摸按摩着我的腰,花瓣般的两片红唇轻轻吻着我的脸颊,温柔丰润的感觉沁人心脾,芬芳的气息喷在我脸上,我不由吻住了两片微微颤抖的红唇。
  沈奕筠举手环住我的颈项,轻纱衣袖褪下,露出玉藕般的胳臂,泛着冰清玉洁般的柔润光华。我环住她的纤腰将她紧紧拥入怀中,沈奕筠丰润的红唇主动啜吸着我,灵巧的舌尖在唇间若隐若现地划动,我微微将舌尖伸出,她的香舌立即迎了上来。
  我轻轻挑逗着她的舌尖,将她滑腻柔软的丁香慢慢引入口中,再含住了啜吸。沈奕筠乖乖地仰着小脸,温柔的任由我品尝,双手紧抱着我的腰肢。
  良久我略微离开了她的双唇,仔细打量着她火热的俏脸,赞歎道:“宝贝,你真美!”
  沈奕筠睁开眼来,目光闪亮,柔情似海,温柔地道:“爷,茹岚师姐才叫美呢!”
  我见她是在梳洗后才来的,神色光鲜,忍不住摸了摸她亮洁的脸蛋。道:“她的确美,可我们家的宝贝更迷人!”沈奕筠全身一颤,紧靠入我怀中,柔声道:“爷,奕筠伺候你歇息了吧!”
  正当我们想进一步对怀中玉人行动时,门外一阵敲门声,秦茹岚在门外柔声道:“淩师兄,你休息了吗?”
  沈奕筠趁机脱出我的怀抱,低声道:“怎麽办?是师姐。”边说边整了一下散乱的发型和衣物。
  我笑道:“怕什麽,大不了,相公把茹岚一起收了,好让你们做姐妹,一起服侍相公。”
  沈奕筠羞气交加,狠狠瞪了我一眼,连脖子都红了。那诱人的娇态让我真的要发狂了。
  我去开门,秦茹岚跨进房中,灵眸转动之下似觉气份有点异样,把目光转到沈奕筠身上时,惊道:“沈师妹,你怎麽在这里?”沈奕筠本来就红俏的脸颊,这下更红了。沈奕筠实在坐不住了,起身就往外走,边道:“师姐,我有事先回房休息一下了。”也不等秦茹岚答话便出门而去。
  秦茹岚开始还愣头愣脑的,不久似乎想通了些什麽?眼神怪怪的道:“好啊,淩师兄,你到底对沈师妹做了什麽啊?”我知道这她聪明伶俐,干笑道:“你真的想知道啊?”
  秦茹岚肯定的点点头,我嘴角露出得意的微笑。
  [Lasteditedbyyfl1103on2005-7-14at19:39]
  2005-7-1419:24#1
  第十七章春宵一刻
  我深深吸了口气道:“好,师兄就告诉你好了。我和沈师妹刚才做、、做的事是入洞房!”话未说完,我就已将她按倒在床上。“啊!——你、、坏!”在她惊呼声中,我吻住了她的小嘴。
  秦大美人只是象征性的反抗了几下便完全投降了,只因她的心一早意属于我。她一早猜到了沈奕筠已经与我发生关系,她又岂甘心于人后。所以她今夜前来,分明就是有意许身!
  出于淑女的矜持,她还是挣扎反抗了一番。我乐于做“坏人”,肆意的侵犯她!
  两舌纠缠,我上下啓手,直吻的她魂儿都飞了,衣衫在我手中片片飞舞,不一会一对晶莹如玉,挺耸如山的肉峰便完全暴露在我眼前。
  秦茹岚羞的双目紧闭,浑身直颤。当我含住她肉峰顶上的相思豆豆时,她忍不住呻吟出声来了。
  一边吮吸着她的肉峰,一边剥着她的裤子,秦大美人儿竟没有一点要反抗的意思。
  一具完美的女性胴体展现在我眼前时,她早羞的双手掩面了太美了,雪白的胴体好似上帝的杰作,耸挺傲立的丰玉乳,如柳枝般细的小蛮腰,丰满又充满弹性的美臀,修长圆浑,如洁玉一般晶莹动人的长腿,如白玉雕琢的天足,我从头到脚,从上到下,从前到后,把她吻了遍,最后硬是将她双腿分的大开,埋头地她那丰肥的玉户上舔起来。天仙绝色就再我是身下,我怎能不爲之心动若狂!
  “啊,受不了啊,呜∼∼好哥哥,饶了我吧。”秦茹岚一阵心情激蕩!呻吟起来,动人万分!
  我笑盈盈的抽了她丰美的臀肉一巴掌,道:“你想我会饶过你吗,我的好人儿?”说完将她两片肉唇吸入嘴里一阵狂吮。
  秦大美人儿发出快哭的呻吟,一阵强烈的快感在全身扩散开来,阴户涌出大股淫水直沖我的喉咙。
  巨大的肉棒顶在她桃源洞口时,秦大美人儿流着泪,玉手仍不放开那和她手腕一样粗的东西道:“淩师兄,你、、你的实在太大了啊,天啊!啊!”
  我柔声道:“我的心肝宝贝儿,你放心啊,我会心疼你的。”
  于是,我挺起玉枪便向她的娇嫩玉壶沖去。
  “啊!——”秦茹岚失声惊呼,姣好的面容扭曲起来,张开了小嘴发出连串“嗯嗯”的叫声,既有痛苦,也有快乐,修长的双腿缠上我的屁股。
  我忍了许久,再不耐烦徐徐施爲,大力挺动下体抽插,紧窄温暖的蜜穴紧紧包裹着玉茎,先前挑起的沖动再次升起,我一刻不停的沖刺,玉茎在她体内坚硬到顶点。
  秦茹岚面色苍白,额头冒出粒粒汗珠,我抚摸着她的玉乳房道:“美人,忍一忍,一会就不疼了!”
  足足弄了一盏茶的时间,我施展调情手段,对她上下左右前前后后发起全面攻势,手口并用,在惯穿了她的处女膜后,才将秦茹岚弄得欲仙欲死!我已记不清抽送多久,秦茹岚鼻尖已布满细小的汗粒,蛾眉紧颦,小嘴微张,鲜红的舌头轻轻舔着嘴唇,不时无意识的呻吟长歎,两手无力的撒在身旁,丰满挺拔的双峰随着我大力的挺动蕩漾起阵阵乳波,鲜红的蓓蕾更是娇豔。我撚住一颗用力拧了一下,笑道:“心肝宝贝儿,你痛快就叫出来!”
  秦茹岚却似以听不到我的话,口中叫道:“师兄…好快活…啊…快一点…”
  我一把将她抱在怀中大力撞击,笑道:“宝贝儿,你究竟要叫什麽?”
  秦茹岚的哼声却高亢起来,叫道:“师兄,啊。快…我又要…啊…啊…我不行…要死了!”玉茎被滚烫湿润的蜜穴紧紧包裹住,我只好转动屁股,让硕大的龟头和粗壮的棒身在蜜穴里研磨挤压,秦茹岚眉头紧锁,面色苍白,身子大力颤抖,紧紧把我抱住,花容竟然扭曲起来。
  我用力握住她的纤腰,将玉茎插到底部,一抽一送,秦茹岚咬牙挺动,阵阵酥麻传来。我痛快至极,龟头一涨一缩,射出股股滚烫的精液,喷洒在她柔软的花蕊上,秦茹岚受此刺激,阵阵颤抖,竟也泄出身来。
  我缓缓退出她的温热身体,只见玉茎上红红白白,秦茹岚臀下的白巾早落上片片触目惊心的梅花。娇嫩的蜜唇微微翕开,露出殷红的桃源溪口,精液和处子血液混合流出,更是娇豔。
  我拾起白巾擦拭干净,她娇弱不胜,阵阵颤抖。
  秦茹岚瞪了我妩媚的一眼娇声道:“师兄坏死了耶,就知能道欺负人家,这事给沈师妹知道了,不羞死人才怪。”
  我不无得意的道:“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老婆了,还羞什麽啊,男欢女爱天地常伦啊,沈师妹,她一早就是老公我的小老婆,呵呵。”
  秦茹岚大羞,伸手拧了我一记,不过很轻,嗔道:“你、你坏死了,竟然瞒着人家欺负沈师妹。”
  我大叫委屈道:“什麽啊!是沈师妹勾引我的!我可没有欺负她,不信叫她来对质。”
  秦茹岚伸手拧了我一把玉面,娇嗔道:“人家都成这样了,怎麽见人?!”
  我不以爲然的笑道:“呵,这又有什麽不好意思的,以后我还要你们一起服侍我呢?”
  “你坏死了!”秦茹岚娇嗔道!
  我却不管她,目光射向门外,高声道:“奕筠老婆快来,老公我还没够了啊,你要是不过来的话,我就一直这样叫下去了。”
  我还没叫出第二回呢,房门开处沈奕筠已飘飘然出现在我的身边了。
  秦茹岚红着脸儿,娇笑一声扭头向床内侧,并伸手扯上被子盖在身体上。
  我替秦茹岚拉上薄被,翻身压上刚来的沈奕筠,笑道:“宝贝儿,该咱们俩了!”
  沈奕筠扭动娇躯媚笑道:“爷刚才那样生猛,茹岚师姐明日想下床可难了!”
  秦茹岚听了,更是娇羞的将被子盖过头去!不敢目视我和沈奕筠亲密!
  我抚上她柔软的酥胸,亲吻着玲珑的耳垂低声道:“相公是如箭在弦,不得不发…”
  沈奕筠抿嘴偷笑,我一手探下拨弄她的花瓣,一面舔着她的耳垂笑道:“要不要相公给你亲亲下面?”
  沈奕筠俏脸微红,缩到我怀里象受惊的小白兔一样微微颤抖,喃喃道:“嗯!”
  我轻轻往她耳朵里吹着热气,低声道:“你想不想要?”
  沈奕筠红云布脸,微不可辨的点了点头,然后埋入枕中。
  我嘻嘻一笑,吻上她的粉颈,然后往下亲去。沈奕筠昵声道:“爷,你转过来让贱妾也伺侯你…”我吻上她两腿之间,饱含笑意注视着她道:“不,我要你好好享受…”
  沈奕筠呻吟一声,美目中快要滴出汁液来,我凑上去将她的蚌珠含入嘴里,她浑身一震,双手轻轻扶住我的头。
  当我的双唇在沈奕筠娇嫩湿润的蜜唇上亲吻着,舌尖端撑开敏感娇豔的肉唇,滚烫酥麻的感觉让她心儿都酥了起来,一时间动弹不得。
  敏感的舌头被两片丰厚湿润的滑肉紧紧含住,微微粘腻的感觉销魂蚀骨,我闭上眼睛细细的品味。汩汩花蜜从翕开的宝蛤口流入我口中,芳香迷人,如甘露清泉,晶莹雪亮。
  这时,我再也忍不住,挺起玉棒,全力一顶!“滋”的一声,玉棒顺道而入!
  “啊”沈奕筠娇叫了一声,咬牙缓缓将玉茎吞入体内。熟悉的温暖湿润逐寸包裹棒身,下身仿佛回到了温馨的老家。沈奕筠蛾眉微锁,美目紧闭,樱唇微啓,喉间吐出娇弱的一声长哼,终于将龟头顶到柔软的花蕊。
  我低头审视,只见粗壮的棒身无情地撑开绯红的宝蛤口,淫靡的湿润蜜唇被大大的分开,蜜唇顶端俏然挺立的蚌珠显露出来,体外却尚有一小截玉茎。
  我轻轻再往里面挤了挤,沈奕筠却娇弱的哼了两声,不堪的俯身趴到我胸上,腻声道:“爷,再顶就要到贱妾的心坎儿了!”
  我又微微挺了两下,探手下去撚住她的蚌珠,笑声道:“好人儿,动啊!”
  沈奕筠全身一颤,撑起身体,微微让玉臀上下起伏使玉茎小幅度的抽送,紧裹的蜜肉缠住玉茎摩擦,两人都産生了巨大的愉悦。
  长长的秀发垂到我的胸前,幽幽发香扑鼻。伴随着玉臀起伏的幅度越来越大,她口中的呻吟也越来越腻,房间里响起了牙床吱吱的摇晃声。
  我挺动下腹配合着她的起伏,双手握住她的乳房大力揉捏。沈奕筠突然高哼一声,下身一阵快速的挺动,花蕊喷出股灼热的爱液,软倒在我胸前娇声道:“爷,我太快活了!”
  沈奕筠在我耳边微微喘息,轻轻咬着我的耳垂,一面腻声道:“爷,我是不是太过淫蕩了!”
  我揉捏着双峰,用力挺动下身笑道:“胡说,这是人的本能及生理需要!没有激情,怎麽有我们的未来宝宝!”
  沈奕筠听到我的赞许和肯定后,兴奋的迎合我的大力沖撞,快活的呢喃起来,又轻轻往我耳里吹了口暖气,顿时令我酥痒到心里,昵声道:“奴婢愿意让爷操的流干淫液…”
  我嘿嘿奸笑两声,翻身将她压住,笑道:“好宝贝,你可把主子逗得心痒痒的!主子现在就操你!”言罢大力抽送起玉茎。
  沈奕筠挺动玉臀迎合,媚笑道:“啊…啊…主子,你操的奴婢好快活!”
  我一面狂野挺动,嘿嘿笑道:“贱人还敢假装,看一会主子不把你操的尖叫!”
  沈奕筠玉藕般的粉臂吊住我的项脖,坏坏的淫笑道:“奴婢一定会尖叫的,但奴婢的尖叫声定可以让整船的人都听到!”
  春宵一刻值千金,此刻,明月当空,江水清清。我在画舫上享受着这千金难买的春宵时刻。
  江湖,离我是这样的遥远,以致令我实在不愿去想。
  第十八章洞庭湖
  洞庭湖,古称云梦泽。洞庭湖是湖南省最大的湖泊,跨湘、鄂两省。洞庭湖爲中国最大淡水湖之一,号称“八百里洞庭”。
  “衔远山、吞长江,浩浩蕩蕩,浑天际崖,朝晖夕阳,气象万千”,此爲范仲淹所描述的洞庭湖。
  千百年来,八百里洞庭湖以其磅礴大势跃然曆史的取景框中。碧波万顷,沙欧翺翔,浮光跃金,诗意蕩漾。更兼有日落黄昏下,点点渔舟唱晚,平湖秋月里,千顷碧波蕩银彩。此情此景,当是人间一绝。
  洞庭湖大,所以才有“洞庭天下水”的说法。洞庭湖是一个古老而神奇的湖,浩瀚无际,气势雄伟,自古就吸引着无数杰出的文人骚客吟咏、歌颂。
  屈原第一个来此吟哦,李白“将船买酒白云边”,杜甫却倚着栏杆与巴陵古城同醉于洞庭春色,刘禹锡“遥望洞庭山水翠”,把君山看成“白银盘里一青螺”,孟浩然却一声长歎“气蒸云梦泽,波撼岳阳城”。
  洞庭湖之美在于广博,那种天水一色,气象万千的景致是红尘中人永远看不够的风光。
  二月初十,清晨。
  画舫进入了碧波万顷,素以气象万千、美丽富饶闻名天下的洞庭湖。
  秦茹岚与沈奕筠二女可能是昨晚过于兴奋及过度劳累的原因,直到现在仍然躺在床上酣睡!我昨晚整整捉弄二女精泄五度,才肯善罢甘休。所以二女今天才会如此疲惫不堪,我不由摇头窃笑,暗歎自己的荒唐!
  我凭栏远眺洞庭湖,不禁爲它的风光湖色所感染。当年孟浩然望洞庭湖曾写下赠张丞相诗一首:“八月湖水平,涵虚混太清。气蒸云梦泽,波撼岳阳城。欲济无舟楫,端居耻圣明。坐观垂钓者,徒有羡鱼情。”
  我现在岂非跟他一样,坐观垂钓者,徒有羡鱼情。我感歎之余,才发现在画舫的后面栏杆,华凤凤同样在凭栏远眺洞庭湖。
  她身形纤美修长,腰肢挺直,婷婷玉立,风姿优雅。她临风远眺,身上的浅蓝湖色衣裙在风中,如同置身于天地之间,尤使人印象深刻,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悲剧美感。她眼里的那对眸子,清澈无尽,内中蕴藏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忧郁、显得平静而深远。显然她在考虑问题。
  我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怜悯。
  我靠近她道:“华姑娘,你在想什麽?”
  华凤凤侧头,忧郁中一苦笑,道:“淩少侠,我想通了。就算我找到李熙 ,我又能怎麽样?杀了他吗?我下不了手,在当时的情况下。很多人都会做出跟他一样的选择,我只能怪自己看错了人!我真恨自己,爲什麽这样?”因爲秦茹岚跟华凤凤很谈得来,于是秦茹岚就把我的真实身份告诉了她。
  我道:“你只想通了一半,你说得对,你不能怎麽样给李熙 。但你还想其他女孩一样跟你受骗吗?对付他那种人,我们要让他的真面目大白天下。你思想成熟了,的确报仇不能代表一切。但你不必自弃,以后的日子还要坚强的活下去。”
  “那我应该怎麽做?”华凤凤无奈问道。
  我道:“学会面对生活!你要精彩的活下去,用你的精彩告诉全天下的人。离开李熙 ,你原来可以活得更精彩!”
  华凤凤眼神露出一丝安慰,道:“的确,只是我害怕自己做不到!好累,我不像你,拥有一身好的武功。笑傲武林群豪对你而言并不是什麽困难的事!”
  我笑了笑:“可是我志不在江湖,你说得对,活在江湖的人恨累。所以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几个好老婆,找一处世外桃源,好好的生儿育女去!”
  华凤凤惊讶的望着我,好象这话不应该在我嘴里说出了的一样。她惊奇道:“淩少侠,你的理想就这麽简单吗?你十年苦练,就不想在江湖闯出一片天地,成名立万。”
  我笑了,道:“成名立万,扬威江湖,万人敬仰又怎麽样,百年之后,还不同样是白骨一堆!用时间去打打杀杀,还不如好好的享受人生的精彩!”
  “是啊!我怎麽就没有想过呢?打打杀杀,到头来还不是换来虚名一堆!”华凤凤喃喃道。
  我道:“你现在想通也不迟啊!现在的你正值青春美丽的年华岁月!”
  华凤凤黯然伤神道:“可是,……我已经是蒲柳之躯,想再找好男人…就就难了!”
  我道:“华姑娘,你怎麽可以这麽想——”我正要对她进行一番教育,只见湖面上有一艘巨舰向我们的画舫驶来!
  赵船夫大声道:“有船来了,速度还很快,噢!不好!”
  蓦地,只见巨舰从画舫左方破晨雾而出。这艘巨舰船身比我乘的画舫高上至少一倍,所以由画舫往上望去,便像望上高起的崖岸般可望不可即。
  巨舰上十幅帆张得满满地,瞬息间迫至小舟右侧十多丈的近距里,眼看要撞上。
  我一呆这时才听到“霍霍”震响,那是满帆颤动的响声。赵船夫正改变画舫的行驶方向,以免撞上直奔而来的巨舰。
  赵船夫一家都生活在湖上,撑舟经验丰富,长橹立时快速摇动,往一旁避去。
  这时,只见巨舰突然减速度,并停在画舫旁边不动了,只听有一个女声喊道:“请问衡山楚少侠在吗?”
  华凤凤在道:“是运通帮的船!”
  我触眉道:“华姑娘,你认识他们?”
  华凤凤道::“我跟运通帮帮主的女儿温钰霞是好朋友!”
  华凤凤话未说完,舱身的一扇窗打了开来,窗帘拉开。
  一张如花俏睑现在窗里,美目往外望向我。
  我和那美女的目光交迎在一起。
  那对美目见到我时,立即美目一亮,爆闪出奇异的神采。
  我也暗暗赞歎眼前这个少女的美丽!只见眼前丽人面轻纱蒙脸,身材婀娜动人,修长的玉颈,浮凸有致的前胸,让人遐想联翩。只听她以悦耳的声音柔柔地道:“刚才说话的可是凤凤吗?”
  华凤凤叫起来道:“是啊,温姐姐!”
  只听这美人又问道:“凤凤,不知你旁边的这位是——?”
  华凤凤道:“你们不是要找衡山楚少侠吗?他就是。楚少侠,这位是运通帮的大小姐温钰霞!”
  温钰霞闻言,喜孜孜地擡起垂下的俏脸,恰好与我的眼神相接,呆了一呆,不能控制地俏脸通红,直红出轻纱外,连她粉红的小耳也能看到。
  我道:“原来是温姑娘,不知贵帮找在下所谓何事!”
  “不知我可否下画舫与楚少侠一谈”温钰霞柔声问道。
  我微微一笑,以潇洒至极的手势邀挥,道:“欢迎之极!” 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